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医院动态 >> 医院新闻
医院新闻
与死神竞速 为生命护航
时间:2017-09-13 17:15:25    作者:田进文 沈明志    来源:院内新闻    浏览:577次

曾经有一篇文章感动过一个时代——《为了六十一个阶级兄弟》。它真实记录了平陆县、山西省、北京首都各级领导和白衣天使跨越时空界限,为挽救61名食物中毒工人兄弟生命的感人故事,那种生死时速,那种惊心动魄,那种工人兄弟得救后的激动,那种人民政府动用一切力量救助普通百姓的担当,影响了我们几代人。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这感人一幕再次在祖国的南海上演,一样的惊心动魄,一样的生死竞速,这次的主角是一位长期驻守永兴岛,默默建设三沙市的普通工人, 那一天,急性心肌梗死这一恶魔突然降临到他的身上。

故事发生在今年8月18日。

8月18日下午,海南永兴岛的一名驻岛工人突然出现腹痛、恶心、呕吐、腹泻,16时10分患者症状愈发加重的他就诊于三沙市人民医院,海南医学院附属医院代职医生王娇接诊,首先考虑到是急腹症。但患者极度疲惫,曾有冠心病史,并曾行支架植入术,凭借医生的敏感性,王医生立即给他做了心电图检查,结果竟然是室性心动过速,这是离室颤和死亡仅一步之遥的恶性心律失常!原来腹痛、腹泻、恶心、呕吐只是更严重疾病的一种表现,这种疾病已经危及到了患者的生命!王医生立马想到了心肌梗死,立即向海南医学院附属医院来三沙代职医疗队队长符巧灵主治医师和三沙市人民医院领导做了汇报。林显伟副院长听取病情汇报后立即邀请永兴岛91892部队后勤部医院代职医生刘大勇副主任医师会诊,刘医生仔细阅读心电图后,确诊了患者就是危及生命的急性ST段抬高型心肌梗死,患者极易出现恶性心律失常及心力衰竭,死亡率极高。

抗血小板、抗凝、溶栓、介入手术开通血管,一系列的治疗措施在林副院长脑海中闪过,但现实的情况是,岛上从来没有发生过心肌梗死这么严重的疾病,各种救治措施十分有限,没有溶栓剂,更没有条件做介入手术,能对患者有所帮助的药物仅有阿司匹林和波立维两种抗血小板药,患者的室速还在继续!“保命要紧,先电除颤”,随着除颤器尖锐的充电音之后,林副院长亲自为患者进行了电击除颤,室速纠正了,所有人紧张的心情稍有所缓解,随着后续胺碘酮缓缓滴进患者的身体,心电活动暂时稳定了。然而危机并没有从根本上解除,危险还会随时卷土重来。

永兴岛,这颗镶嵌在祖国南海上的明珠,此时美丽的万顷碧波却成为生命的阻隔!如何将这位工人兄弟转运出岛,去上级医院进行更有效的治疗成了保命的关键。摆在林副院长面前的选项艰难而危险,但没有时间犹豫不决。目标医院:解放军总医院海南分院胸痛中心(以下简称301海南分院胸痛中心),这是和三沙市签订过医疗合作协议的医院,他们是海南岛第一家胸痛中心建设单位;转运途径:只能是空运。 

此时,太阳已经西沉大海,茫茫夜空中飞机在哪里?两件事立马要做,一是向上级单位汇报情况,请求支援;二是联系301海南分院胸痛中心,做好接诊准备。

情况很快汇报到三沙市领导层。三沙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每一个驻 岛的同胞,不管是守岛的军人,还是建岛的工人,都是国家最宝贵的财富,有他们在这里平安的生活才更表明南海是中国的,必须要动用一切力量全力抢救。”市委、市政府的指示迅速下达到有关部门,三沙海事局立即开始协调军机及南海直升机救援队飞援西沙。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飞速流逝.......

下午5时,病人病情再次加重,出现急性左心衰症状,危在旦夕……

飞机、救命的飞机成为一切的关键。驻岛部队的直升机下午有紧急任务已经飞离永兴岛,暂时不能回来,那么最后的希望就只有联系南海救助局第一救助飞行队了。

但……

18时30分三亚航空管制,超过18时30分飞机不能起飞。

等待,焦急的等待……

20时终于得到航空管制部门通知,救助任务可以开始,放行低飞。

21时30分南海救援队的直升飞机轰鸣着到达永兴岛机场,这轰鸣声点燃了所有人的希望。考虑到直升机夜航转运存在很大风险,参加了一下午抢救的海南医学院附属医院代职主治医师邓堂不顾疲劳,又主动承担了转运任务。

与此同时,林副院长20:00已经按胸痛中心应急预案联系了301海南分院心内科主治医师沈明志,说明患者情况及抢救转运计划。沈明志马上向心内科主任田进文进行了汇报,听过汇报,田主任意识到这将是一场跨海远程的重大营救,是一场对政府、对医院、对飞行员以及转运团队的一次实战大考。他迅速将情况向海南分院院首长及医务部刘亮主任、刘琼副主任、吴晓松副主任做了汇报,解放军总医院副院长兼海南分院院长吕吉云,海南分院副院长周登锋指示全力做好接诊抢救准备,刘亮主任具体指挥协调。

永兴岛—海棠湾,跨越近400公里的茫茫大海,一条生命线正在迅速联通。刘亮主任、刘琼副主任、吴晓松副主任、心内科田进文主任、急诊科陈威主任以及胸痛中心的几位主要骨干迅速集中到急诊科,制定了抢救计划。刘亮主任接通飞行员的电话,告知对方海南分院有直升机停机坪,可否将飞机直接停降在医院,飞行员详细询问了各种情况后,否定了这一方案,正在建设的停机坪信号设备还未安装完毕,又是夜航,风险太大,飞行指挥中心也不会同意,只能停降至三亚凤凰机场。“那我们派救护车去机杨接患者,请刘琼副主任安排医联体救护车出车,田主任指派随车医生,”刘亮主任果断下令。救护车备好一切必要的抢救设备和药物,田进文主任带领钱赓副主任医师坐上医联体救护车向凤凰机场飞驰而去。

夜里十点,微信群传来了消息,患者已经上了直升机,飞机已经起飞。所有人都在默默祈祷,愿我们的飞机能平安穿越这茫茫夜色、跨过这万顷波涛,愿我们的工人兄弟平安到来,十多位医护人员在三亚等着你。

三沙市人民医院的医生已经将患者身份信息发送到了301海 南分院胸痛中心微信工作群,王凤启副主任医师亲自为其办理挂号、开具住院单、检查单、检验单,做好了绕行急诊的一切准备,节约出来的每一分钟都是宝贵的。紧张的气氛弥漫在海棠湾的夜空,为了一位工人兄弟的生命,无论是地方医院还是部队医院,无论是海事局还是凤凰机场,无论是三沙市领导还是总医院领导,大家都把这场转运当作一场战斗,时间就是心肌,时间就是生命。

23时30分,急救车在机场等候了一个多小时后,终于传来了令人振奋的消息:直升机平安降落在凤凰机杨。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外加长途的转运颠簸以及高速的飞行带来的紧张,使患者的病情更加不稳定了,飞行过程中患者血压一度降到80/60mmHg,心率160-170bpm,患者浑身湿冷,满肺湿罗音,已经出现心源性休克症状,负责转运的邓堂主治医师用尽了飞机上的一切手段,总算让患者坚持到了三亚。

8月19日0点45分病人被转运至301海南分院。患者被直接送至导管室进行手术,田进文主任亲自主刀,副主任医师钱赓、主治医师李波上台配合手术。

但是,患者的心衰症状如此严重,坐在手术台上根本不能躺下,手术无法进行。纠正心衰又成为主要矛盾。在田主任指挥下,反复应用利尿剂、硝普钠、吗啡等多种药物治疗,大约20分钟,患者终于能躺下来接受手术。为了保证患者术中不再出现心衰加重的情况,田主任果断先植入主动脉球囊反搏(IABP),保护好心功能再进行冠脉的处理。这一决定在保证患者最终能够完成手术上起了关键作用。造影之后,发现病人多支病变,回旋支次全闭塞;左室后支闭塞,后降支闭塞,明确罪病血管后,果断开通右冠血管并植入支架,随着血管的开通及机械辅助装置的作用,患者终于转危为安。

但救治并没有结束,开通血管只是最关键的一步,也是这次跨海大转运最主要的目的,但心梗后续的并发症如果处理不当一样还会在某时某刻危及患者的生命。

在心脏重症监护室,主治医师王黎、沈明志彻夜守护着病人。在当天夜里,患者再次出现持续性室速,应用胺碘酮、利多卡因无效后再次电除颤终止室速。在医护人员的精心照顾下,患者一天天走向康复,住院三天后拔除IABP,第五天转出重症监护室,一周就开始下床活动了。期间田主任带领治疗团队,每天详细查房,针对每一点病情变化,精心调整医嘱,保证了患者平稳而持续的恢复。

这位工人兄弟能够逃出死神的魔爪,堪称一个奇迹。这场近400公里的急性心梗跨海转运急诊PCI, 是三沙市第一例,也是海南分院建院以来的第一例。这场救治是一种见证,见证了人民危难之时党和政府的一种担当,为了一位普通工人,党政机关动用了一切可以动用的社会资源,不禁让人感慨,时代虽然过去久远,但为了六十一个阶级兄弟的感情还在,为人民担当的精神还在,真的要为三沙市政府在这次救援中的给力点赞!这场救治也见证了一种高效的合作与军地融合,301海南分院吕吉云院长上任伊始,就率领机关和专家队伍到永兴岛进行医疗帮带协作签约。也正是在那时,分院胸痛中心与三沙市人民医院同时签订了胸痛急救转运救治协议,正是这次签约才使今天的救治变得顺畅高效。这次救治也见证了人间温暖的大爱,每一个参与其中的领导、医生、护士、飞行员都不辞劳苦、不惧危险,尽职尽责,想想那茫茫暗夜中,万顷波涛飞渡, 想想凌晨时导管室刀针飞舞,开通生命的涓涓血流,如何能不为这份大爱所感动。邓堂主治医师完成转运后,仍不忘在微信群里留下深深的祝福:“患者只是一名普通工人,疾病面前人人平等,工人兄弟,挺住,加油!”

2017年8月18日夜,注定是个难忘的日子,不仅仅是因为这位从三沙来的工人兄弟,这一夜301海南分院的医生们连续救治了三位急性心梗的患者,年龄最大的是一位88岁老人,两个病人同时来到医院,同时绕行急诊,两套医、技、护团队同时开台抢救!这一夜他们彻夜未眠。

或许,不,不是或许,而是一定,在不远的将来,不知哪一个午夜里,这样的惊心动魄,这样的生死竞速还会再次上演!他们是医生,他们是护士,他们在海棠湾,时刻准备着!

美丽的海棠湾有一座美丽的医院,这座美丽的医院里有一个可以性命相托的地方——解放军总医院海南分院胸痛中心!



Copyright © 1999-2017 PLA General Hospital. All Rights Reserved. 解放军总医院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52889号 解放军总医院医学信息室制作维护 零点新视窗提供技术支持 点击数: 567